镍及硫酸镍行业深度:镍价稳中有升,高镍化趋势下硫酸镍缺口拉大

日期: 2024-06-22 13:12:19|浏览: 35|编号: 75666

友情提醒:信息内容由网友发布,请自鉴内容实用性。

镍及硫酸镍行业深度:镍价稳中有升,高镍化趋势下硫酸镍缺口拉大

国金有色李帅华团队

李帅华/李想

投资建议

目录

文本内容

1、镍行业:缺口延续、周期筑底、稳中向好

1.1 镍矿简介:硫化矿和红土矿

镍是一种有光泽的银白色金属。镍和铁是陨石中常见的元素,广泛存在于地壳和地核中。全球镍资源储量十分丰富,镍在地球中的含量仅次于硅、氧、铁、镁,居第五位。地核中含镍量最高,是天然的镍铁合金。镍矿在地壳中的含量为0.018%。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2017年公布的数据,全球已探明基础镍储量约7836万吨,其中约60%为红土镍矿,约40%为硫化镍矿。

红土镍矿主要分布在环太平洋热带国家。红土镍矿资源是镍硫化矿岩体经风化淋滤、沉积形成的地表风化壳矿床。全球红土镍矿分布在赤道南北30度以内的热带国家,集中分布在环太平洋热带、亚热带地区,主要有美洲的古巴、巴西;东南亚的印尼、菲律宾;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新喀里多尼亚、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全球主要红土矿区主要有南太平洋的新喀里多尼亚镍矿区,印尼的摩鹿加群岛、苏拉威西岛地区镍矿带,菲律宾的巴拉望岛地区镍矿带,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岛地区镍矿带。

硫化镍矿主要分布在亚洲和北美洲30度以外地区。硫化镍矿分布,具体到国别,主要分布在加拿大、俄罗斯、澳大利亚、中国和南非。全球最大的硫化镍矿主要有加拿大安大略省萨德伯里镍矿带和中国马尼托巴省林莱克汤普森镍矿带、中国甘肃省金川镍矿带、吉林省磐石镍矿带、俄罗斯西伯利亚诺里尔斯克镍矿带等。

1.2 镍矿生产工艺:硫化矿与红土镍矿相对分离

硫化镍矿与红土镍矿的冶炼生产工艺不同。硫化镍矿与红土镍矿的矿石类型、镍的存在形式不同。硫化镍矿中相当一部分镍以同质异形赋存于磁黄铁矿中,可用机械选矿的方法富集,而红土镍矿中的镍往往以同质异形分散于脉石矿物中,且粒度很细,只能直接冶炼,因此两种镍矿的冶炼生产工艺并不相同。

硫化镍矿多采用火法冶炼,硫化镍矿冶炼基本技术路线为硫化镍矿(浮选)-镍精矿(鼓风炉冶炼)-低品位镍冰铜(转炉吹炼)-高品位镍冰铜(加硫酸常压浸出)。高品位镍冰铜再在镍精炼厂采用不同的精炼方式精炼,生产出不同的镍产品,如电解镍或硫酸镍等镍盐。这是目前国内电解镍生产最主流的方法,甘肃金川、新疆新鑫矿业等公司均采用此工艺生产电解镍。

红土镍矿的冶炼可采用火法冶金和湿法冶金两种方法。红土镍矿的火法冶金大致可分为回转窑(RKEF)、电炉(EF)、高炉(BF)三种工艺。湿法冶金包括常压氨浸(Caron)、高压酸浸(HPAL)等工艺。火法冶金适用于处理硅镁镍型矿石(即矿床下部硅、镁含量相对较高、铁含量较低、钴含量较低的矿石),是我国处理印尼、菲律宾氧化镍矿的主要方式;湿法冶金中,常压氨浸(Caron)工艺仅适用于处理地表红土矿,不适用于处理铜、钴含量较高的红土矿。 高压酸浸(HPAL)工艺适用于处理低镁(铝)高铁型红土镍矿-褐铁矿型(70%的红土矿属于褐铁矿型)。

湿法冶金的优点是能耗低、污染小、技术相对成熟、品质好,但投资大、周期长、工艺复杂。湿法冶金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无论是常压还是加压酸浸,目前技术都比较成熟,国内外都有多条成熟的生产线。随着近年来环保力度的加大,以及一些原镍出口国对出口进行限制,我国逐渐减少对红土镍矿的直接冶炼,转而对初加工后的镍中间产品进行冶炼,生产镍铁和电解镍,从而促进了镍湿法冶金中间产品的进口,湿法冶金的发展优势更加明显。其缺点是工艺投资大、周期长、工艺复杂、成本高、售价高。目前,我国江西江利科技、广西银亿科技矿冶公司均采用此湿法冶金工艺利用氧化镍矿生产电解镍,但此工艺在国内应用并不广泛。

电炉法(EF)与高炉法(BF)各有优势,生产规模较大的工厂多采用电炉冶炼,小工厂多采用高炉冶炼。EF电炉冶炼适合处理各类红土镍矿,由原料供应、矿石储量等决定,生产规模可大可小,对炉料粒度要求不严格,可直接处理粉状及较大的块状,缺点是能耗过高。BF高炉冶炼生产镍铁优点是投资小、能耗低,适用于规模小、电力供应困难、镍含量较低的红土矿,缺点是对矿石适应性差,对镁含量要求严格,另外不能处理粉状矿,对炉料要求严格。

回转窑工艺(RKEF)是发展最快的火法冶金工艺,优点是工艺成熟、效率高,缺点是能耗高。总体来看,发展最快的火法冶金工艺是RKEF(回转窑-矿热炉)工艺,该工艺成熟、简单易控,生产效率高。但它的缺点是消耗大量的冶金焦炭和电力,能耗大,生产成本高,冶炼过程中炉渣过多,粉尘污染严重。另外,矿石的镍品位对火法冶金工艺的生产成本影响很大,矿石的镍品位每下降0.1%,生产成本约增加3%-4%。

1.3 镍上游供应:前十大主产国占供应总量的86%

近年来全球镍矿产量持续下滑。从全球来看,2006-2016年近十年全球镍矿产量复合增速较低。受2008年金融危机等外部因素影响,2007-2009年全球镍矿产量持续下滑。2010-2013年全球需求回升,镍矿产量逐步恢复,由2009年的140万吨增至2013年的263万吨。2013年以后,随着中国经济的转折和经济结构的转型,以及印尼的禁矿政策,产量逐步萎缩,2016年产量达到225万吨,与2007年镍矿产量相比复合增速仅为3.73%。

全球前十大镍生产商合计占行业份额的64%,前十大生产国合计占全球份额的86%,行业集中度较高。从全球镍生产商(以精炼镍计)来看,产量第一的是巴西淡水河谷,2015年产量为29.1万吨,其次是俄罗斯诺里尔斯克和中国金川集团,产量分别为26.6万吨和16.3万吨,前十大生产商合计占全球市场份额的64%;从全球主要镍生产国(以镍矿计)来看,菲律宾产量为50万吨,为产量最高的国家,其它的还有俄罗斯、加拿大,以及澳大利亚、新喀里多尼亚和印尼等环太平洋国家,这些国家均位于北回归线以北,产量都在15万吨以上。 前十大主要生产国占据全球86%的市场份额,镍行业集中度较高。

1.4 镍成本曲线:50%供应现金成本低于当前平均价格

镍的现金成本近年来大幅下降,但逐渐趋于稳定。在2011年镍的现金成本飙升之后,红土镍矿的采矿成本在2011年达到最高125美元/吨。此后,由于能源价格的下跌和美元的走强,以及镍价的持续疲软,镍生产商​​通过精简运营不断削减采矿成本,成本不断下降。根据Wood研究数据,2016年硫化镍矿、红土镍矿和镍铁的现金成本均降至85-90美元/吨的区间。成本曲线也从2012年到2016年不断下沉,并逐渐趋于平缓。

目前镍均价在1万美元/吨,仅有约50%的供应量现金成本低于均价。即便近年来成本不断降低,但为了应对较低的镍价,不少生产商的现金成本仍低于现金成本。以2017年当前镍均价1万美元/吨为标准,仅有约50%的供应量现金成本低于均价。全球前十大生产商(市场份额为64%)的平均电解镍成本约为9400美元/吨,目前均价仅略高于全球领先生产商的成本。事实上,生产商的经营困难也导致资本支出下降,尤其是2013年至2016年,在一定程度上造成镍矿供应持续萎缩,几乎没有新增原生镍供应。

1.5 镍下游需求:不锈钢需求稳定,电池需求快速增长

镍的下游需求与不锈钢行业的发展高度相关。镍具有良好的机械强度、延展性、磁性等,且耐火、耐高温,化学稳定性高,易与其他金属形成性能优异的合金。其优异的物理化学性能使其在许多终端使用产品中不可或缺。镍被广泛应用于数十万种产品中,涉及消费、工业、军事、交通运输、航空航天、海洋和建筑等多个终端应用领域。按下游应用产品来看,镍主要用于生产不锈钢。从全球来看,不锈钢约占68%,电池领域约占3%,其他领域约占29%;从国内应用来看,不锈钢领域占82%,电池领域约占2%,其他领域占16%。因此,镍的下游需求与不锈钢行业高度相关。 2010年至2016年,全球粗钢不锈钢产量从3100多万吨增长至近4600万吨,年均复合增长率近7%;而根据伍德数据,不锈钢领域对镍的需求量也从2010年的不到100万吨增长至2016年的近140万吨,年均复合增长率近6%。

虽然电池应用影响比较有限,但需求将受益于三元材料占比及镍含量高的影响而快速增长。镍在电池领域多以硫酸镍为原料加工而成,终端产品包括三元电池、镍氢电池等。根据我们的测算,从全球来看,国内镍氢电池硫酸镍需求量约4万吨,国内产量占全球镍氢产量的70%左右,因此预估海外镍氢电池在2万吨左右。目前全球三元产量约15万吨,在电池领域应用总量接近5万金属吨,占比约3%。从国内来看,电池应用量约2万金属吨,应用占比约2%,整体占比并不算大。 镍在电池领域因为三元材料占比快速提升,会向高镍化发展,根据我们的测算,电池领域需求增速会保持在40%以上(这部分会在硫酸镍行业分析中详细阐述)。另外根据调研数据,三元电池占比会从2016年的39%大幅提升到2025年的58%,三元电池占比大幅提升,高镍化趋势也非常明显。

1.6 镍供需平衡分析:2017年供需缺口延续至2018年

整体来看,镍价处于长周期底部,多座矿山停产,印尼禁矿、菲律宾环保限制等因素限制了镍矿的供给,结合全球不锈钢需求的稳步增长,尤其是三元电池占比提升及高镍化趋势,我们预计2017-2018年镍矿供应仍将维持供不应求的局面。1)供给端,由于近年来镍价持续低迷,全球主要镍矿生产商不断关闭高成本矿山生产,产量持续萎缩,加之印尼政府限制镍矿出口配额、菲律宾环保限制镍矿等因素限制了产量增长;2)需求端,由于2016年以来中国钢铁行业复苏,中国不锈钢生产带动全球不锈钢行业复苏,镍金属需求呈现上升趋势。 此外,新能源汽车领域对动力电池、三元材料的需求将拉动未来电池领域需求的快速增长,将显著持续改善边际供需形势。整体来看,近年来全球镍供需平衡已逐步由供大于求转为供不应求,2017-2018年镍供应仍将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全球库存将继续减少。

镍价处于长周期底部,近年来多家矿山停产。成本曲线章节分析,以2017年目前平均镍价10000美元/吨计算,仅有50%的供货现金成本低于此价格。即便是全球前十大生产商(市场份额达64%),平均镍成本也在9400美元/吨左右,仅够避免现金流损失。近年来,长期低位的镍价导致生产商经营困难,多家矿山停产,镍行业出现大幅调整,镍产量在2013-2016年持续萎缩。

菲律宾环保限制限制镍矿产量增长。受矿业审计、恶劣天气条件和低镍价影响,2016年菲律宾红土镍矿出口量呈下滑趋势。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统计,2015年菲律宾镍矿产量为55.4万吨,2016年下滑至50万吨。2017年2月2日,菲律宾公布2016年中期环境审查结果,环境与自然资源部宣布关闭21座矿山、暂停7座矿山生产,占该国镍矿产量的一半。尽管菲律宾生产商乐观,但2017年上半年镍矿产量及对华出口均处于较低水平。考虑到菲律宾可能在年底实施环保限制并实施禁止矿业出口的政策,菲律宾镍矿产量增长受到抑制甚至减少。

印尼放宽了禁止未加工原料出口的政策,2017年至2018年产量逐渐回升。2014年,印尼颁布了《关于国内加工和精炼(冶炼)提高矿产品附加值的法规》(2014年能源和矿产部长条例第1号),规定了矿产品出口的时限和数量限制,以及国内加工和精炼(冶炼)的最低标准。法规要求镍矿的最低加工要求为4%。禁令出台后,印尼镍矿产量大幅下降。 据Wood数据显示,2013年印尼产量为82.5万吨,2014年迅速下滑至17.4万吨,虽然2015-2016年产量有所增长,但仍低于禁令前的水平,分别为12.3万吨和21.4万吨。2017年1月12日,印尼宣布放宽未加工原料出口禁令。为满足出口要求,矿主需要证明冶炼厂的建设工艺,并且必须使用低品位镍矿(最高可达1.7%)占冶炼产能的30%。截至2017年10月,数据显示,十家公司共拥有16.7万吨金属出口配额。预计2017-2018年印尼矿产产量将逐步扩大。

2017-2018年原生镍供应增量主要在NPI,集中在印尼项目,其次是中国。据调研数据显示,2017年新增NPI供应11.7万吨,其中2016年中国NPI供应38.1万吨,2017年40.6万吨,增量2.5万吨。2016年印尼NPI供应9万吨,2017年18.2万吨,增量9.2万吨,共计供应增量11.7万吨,非NPI供应则减少7.8万吨,因此2017年全球原生镍总量增加3.9万吨至203万吨; 2018年新增NPI供应量为9.7万吨,其中印尼增加5.8万吨至24万吨,中国增加3.9万吨至44.5万吨,合计增加9.7万吨,再加上非NPI供应量增加1.9万吨,因此2018年全球原生镍总量增加11.6万吨至214.6万吨。事实上,几十年来,除中国以外,全球原生镍产量几乎没有增长,中国产量和中国在印尼的项目将主导全球市场。

全球不锈钢领域镍消费量稳步增长,三元及高镍化占比提升是电池领域需求最大亮点。全球镍消费量自2010年以来持续增长,需求量由2010年的近150万吨增长至2016年的200万吨左右,年均复合增长率约5%,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不锈钢市场,尤其是中国不锈钢需求的快速增长。展望2017年及2018年镍需求增长,我们认为2016年以来中国钢铁行业的复苏及中国不锈钢产量带动了全球不锈钢行业的复苏,镍金属需求呈上升趋势。在中国及印尼不锈钢项目需求支撑下,不锈钢领域需求将维持3%-4%的低增速。 2017-2018年不锈钢领域需求量将达到约142万吨、147万吨;电池领域受益于三元电池使用量大幅增加及高镍化趋势发展,该领域需求量增速将达到40%以上,预计2017-2018年电池领域镍需求量将达到近5万吨、约7万吨(此部分将在硫酸镍行业分析中详细阐述)。

2017-2018年,镍供需持续供不应求,全球库存持续减少。根据INSG数据,2015年镍供应过剩约9万吨,2016年原生镍供应约199万吨,需求约204万吨,缺口约5万吨。根据我们的分析,2017年和2018年原生镍供应量分别约为203万吨和215万吨,2017年和2018年原生镍需求量分别约为213万吨和221万吨,供应缺口分别约为10万吨和6万吨。全球镍供需平衡逐渐由供应过剩转向供应不足。 2017-2018年镍供应持续紧俏,全球库存由2015年的52万吨左右持续减少,预计2018年将降至30万吨左右。

2、硫酸镍行业:三元镍含量高,供需缺口扩大

2.1 硫酸镍简介:后起之秀

硫酸镍有无水、六水、七水三种,大部分产品为六水,有α型和β型两种变体,前者为蓝色四方晶体,后者为绿色单斜晶体。按产品分类可分为电镀级硫酸镍和电池级硫酸镍。前者用于电镀行业和电池行业,是电镀镍、化学镍的主要镍盐,也是金属镍离子的来源,在电镀过程中能解离出镍离子和硫酸根离子;电池级硫酸镍是生产三元前驱体的重要原料之一,不同类型的前驱体镍含量不同,因此所需电池级硫酸镍的用量也不同。电镀级硫酸镍与电池级硫酸镍最大的区别就在于钴含量。 电池级钴含量门槛较低,含量要求仅为0.4%(镍22.2%,钴0.4%),这是因为硫酸镍作为三元电池前驱体材料时,还需要硫酸钴等含钴盐。在下游使用电镀级硫酸镍的表面处理行业,钴属于杂质元素,需要降低其含量,要求钴含量不超过0.05%(镍22.2%,钴不超过0.05%)。电镀级硫酸镍主要用于汽车轮毂、外饰件等产品的生产。

2.2 硫酸镍生产流程及定价机制:镍金属及红土镍矿不构成供给压力

硫酸镍的制备路线主要有六种:1)硫化镍矿经常压冶炼酸浸生产高品位镍冰铜,进而制备硫酸镍;2)湿法冶炼中间体,如镍钴氢氧化物。购买氢氧化镍,酸浸得到硫酸镍;3)金属镍经酸溶结晶得到粗硫酸镍晶体,粗硫酸镍晶体经溶解、除去、浓缩得到电池级硫酸镍晶体;4)红土镍矿RKEF生产镍铁,再采用转炉吹炼+加压酸浸生产高品位镍冰铜,进而制备硫酸镍。5)废旧镍资源回收利用;6)铜冶炼过程中,不纯的镍以硫酸镍形式溶解于阳极,经除去、浓缩得到电池级硫酸镍晶体。

各种技术路径各有优缺点,利用镍金属进行生产的优点是原料纯净,保质保量,杂质少,制备出的硫酸镍晶体质量品位高,生产过程清洁,环境污染极小,但缺点是生产成本相对较高;用除镍金属原料以外的其他方法制备硫酸镍的优点是原料来源多样,贫镍国家尽可能全面吸收镍原料,变废为宝,生产成本低,但缺点是生产过程不清洁,对环境影响较大,不易通过环评,需要企业具备一定的实力。

全球约有50%的精炼镍供应适合生产硫酸镍,全球约205万吨的精炼镍中,FeNi/NPI和金属镍(镍豆、镍粉等)各占50%左右。若采用金属镍酸溶生产硫酸镍的技术路径,那么约有100万吨的精炼镍适合作为原料,其中约39万吨是最适合的原料,包括镍豆、镍粉等,约61万吨的电解镍理论上也可以生产硫酸镍,但是酸溶速度很慢,不到镍豆酸溶速度的十分之一。实际上,目前LME库存约38万吨,其中镍豆占比约72%,约27万吨。 因此,如果采用金属镍酸溶解法生产硫酸镍,在经济条件的前提下,原料供应不会成为瓶颈。

目前的溢价水平还不支持大规模酸溶镍金属生产硫酸镍。硫酸镍的定价模型是以镍价为基准,然后上下有一个浮动值,而这个值取决于硫酸镍的供需情况(相对溢价)。目前硫酸镍成本在2万元/吨左右(使用氢氧化镍生产,对应采购氢氧化镍贴现系数60%-70%)。电解镍酸溶生产硫酸镍,酸溶成本增加7000-8000元/吨,运输+包装成本增加3000-4000元/吨(硫酸镍属于危化品,运输成本增加,约5吨硫酸镍对应1吨金属镍,增加包装成本)。经测算,成本将增加1万元/吨左右。 当前金属镍成本在2万左右(以10万元/吨金属镍计算),因此酸溶金属镍生产硫酸镍成本在3万元左右,折算成镍价,硫酸镍生产成本在15万元/吨左右。因此,如果溢价超过5万元/吨,且能长期维持,电解镍就会生产硫酸镍,稳定硫酸镍的溢价。目前硫酸镍对镍金属的溢价在1.5万左右,尚不支持大规模酸溶镍金属生产硫酸镍,镍金属还不构成供给压力。

红土镍矿湿法冶金中的高压酸浸(HPAL)法和火法冶金中的RKEF法成本高、投资大、周期长,湿法冶金中间产品供应紧张,目前火法冶金难以形成有效供给。1)红土镍矿湿法冶金过程中的高压酸浸(HPAL)法,通过高压酸浸(HPAL)产生矿浆,再经过中和、洗涤、除杂后,采用硫化物沉淀(MSP)或氢氧化物沉淀(MHP)法生产中间产品,进而生产出镍产品。此方法往往投资大、周期长、工艺复杂、成本高、售价高。例如:A.中冶瑞木巴布亚新几内亚湿法冶金项目,总投资122.75亿元人民币。 施工始于2006年底,于2012年进行了6年的生产。产品项目实际上是不经济的,目前的行业反馈表明,湿润的中级产品的采购已经很紧张。 10,000吨的水平可能需要数亿美元的额外资本支出,因此,整体上,延伸周期大约是2年。

2.3硫酸镍供应:该行业高度集中,大多数新生产能力用于扩展现有项目

全球硫酸盐的生产约为500,000吨,国内生产占全球生产的60%,目前,该行业的集中度为40%。 Ian 45,000吨,宝石40,000吨,Jin 40,000吨, Yinyi 40,000吨, 27,000吨,其余的公司是具有10,000至20,000吨生产能力的公司,例如 Xien,例如 Xien,例如 , ,Jinke 等等。 十大制造商在2017年占行业的86%。国内生产能力约为350,000吨。海外生产能力在2017年,全球硫酸盐总生产能力近60万吨,产量约为500,000吨。

鉴于环境因素,主要的制造商在2015年的扩展,信息技术包括硫酸盐在“危险化学品的目录”中,并且在生产,包装,运输和其他链接中,尤其是新的生产能力,对浪费的造成了循环。 2018年基本上是基于现有项目的扩展。 在国内, Group目前的容量为50,000吨,2018年的容量将增加30,000吨,2019年的50,000吨的能力为40,000吨,2018年的容量将增加40,000吨。目前拥有40,000吨的生产能力,目前将达到2018年30,000吨的生产。海外,目前的生产能力为20,000吨,预计将在2018年和2019年将其容量分别扩大到40,000吨和55,000吨。 Group目前的生产能力为65,000吨,2018年将扩大到75,000吨。预计其他生产能力将在未来两年内增加20,000吨。

2.4硫酸镍的下游需求:三元金属比例的增加和高镍含量的趋势推动了需求快速增长

硫酸盐主要用于三元电池,镍氢电池和硫酸镍的下游需求。是电镀镍和化学镍的主要镍,也是金属镍离子的来源,可以在电镀过程中解散镍离子和硫酸盐离子。用于生产其他镍盐的主要原材料,例如硫酸盐氨,氧化镍,碳酸盐等; 6)印刷和染色行业使用它来生产邻苯二甲酸氨基络合剂,并用作减少染料的煤炭染料,还可以用来生产镍 - 加载型电池,等等。 ONS以及其他行业(例如电镀)的需求约为280,000吨,分别占31%,12%和54%。

随着三元电池比例的增加和镍含量高的趋势,电池场的需求正在迅速增长,这推动了需求的迅速增长。电池容量约为50kWh,伴随着高镍含量趋势,据计算,2017 - 2019年对电力锂电池的需求约为35GWH,53GWH和76GWH,我们估计, Power 在2017-2019中的输出约为,29G WHH,29G WHN,29G。 根据电力锂电池的输出,根据不同类型的三元电力锂电池的不同,在三元电池场中对硫酸盐的需求分别为150,000吨,260,000吨,430,000吨,并以68%的启动率从2016年到2016年的型号。根据的数据,2017年的国内需求是40,000吨。 3)基于2016年镍硫酸盐行业的供应和需求,我们保守地估计,全球电镀和其他领域的需求是280,000吨,并且保守地认为,根据我们的供应和需求平衡,这一部分没有增长。 6至2019年,平均每年复合增长率为21%。

2.5分析硫酸镍供应和需求余额:供应增长比需求增长慢,并且供应差距正在扩大

供应的增长率比2018年的需求慢,硫酸镍的供应差距是一个差距,2019年的差距扩大了。高温铝的投资和长期的周期很大,并且基本上没有新的项目。 据估计,从2018年到2019年的供应将不到600,000吨和约720,000吨,在过去三年中,复合的增长率为18%,三元电池的比例迅速增加,高镍的发展趋势却导致了电池的快速增长,并在电池范围内迅速增长。将超过600,000吨和770,000吨,在过去的三年中,复合增长率为21%,因此,我们预计2018年硫酸盐的供应速度较慢。

3.投资建议

行业策略:1)镍价格从2011年的30,000美元/吨下降到今年的9,000美元/吨的低点,在过去15年中,只有50%的供应量的现金成本低于目前的平均价格10,000吨/吨的平均价格。供应在2016年继续下降到200万吨。关于镍行业未来供求结构的前景,我们希望在镍价格的长期底部的背景下,上游供应的增长率将受到限制,对下游的不锈钢需求将在下游稳定增长,将在低水平上稳步增长,而高率的高度会增加高级nicke 的趋势。 我们预计,镍供应将在2017 - 2018年继续存在供应差距,在硫酸盐领域中,镍分别为100,000吨和70,000吨,镍价格将稳步上升; ,金属镍和后镍矿石在供应方面形成供应压力,湿冶炼中间体的原材料很困难,并且鉴于高环境保护标准,该膨胀将主要基于现有的生产能力,并且新的生产能力将受到限制。 我们预计,2018年硫酸盐供应将存在差距,这将是约5,000吨,2019年的差距将扩大到50,000吨。硫酸镍价格上涨的动量和确定性很强。

推荐的目标:在镍价格稳定和上升的背景下,硫酸镍的兴起和确定性,生产和容量扩展的目标将直接受益。

GEM:具有高性能弹性的镍硫酸盐行业的领导者,硫酸镍的生产能力将是一家领先的企业,这是废物钴,镍和钨资源的回收和再生。吨的镍硫酸盐的原料主要来自镍废物的回收,保证了作为行业领导者的供应。在回收的钴,三元前体和阴极材料行业中的ISE。 目前,生产能力的规模继续扩大。

技术:该公司基于PCB电子化学物质,并以硫酸盐的主要业务为基础,扩大了PCB电子化学品的主要业务。 HAI的长期计划生产能力为50,000吨,预计将在2018年底将10,000吨的第一阶段投入生产; 3)目前,该公司具有8,000吨的硫酸硫酸盐镍生产能力,2018年的5,000吨的生产能力将形成13,000吨硫酸盐的生产能力。不超过2.1亿元。

iv

对新能源车辆的需求低于预期:考虑到双学分制度和补贴政策的影响,我们的汽车团队估计,2017 - 2020年的国内新​​能源车辆的销售将分别为660,000,970,000,138万,分别为214亿美元。洛杉矶的生产能力将平稳增加,并且数量将按计划增加,但是由于电池超级工厂的容量限制,可能性可能会低于预期的量。

硫酸盐的生产能力超出了期望:鉴于环境保护因素的主要增加是在2015年扩大现有的制造商。硫酸镍镍的广泛前景将推动资本加速新建筑的步伐。

镍价格超出了预期:根据我们的说法,镍的供应差距约为100,000吨和60,000吨,全球镍供应余额将逐渐从2017年的镍供应量转换为镍供应的差距。供应量很低,我们的基础设施假设是,不锈钢领域增加了3%-4%,这部分与镍含量关键,并且全球宏观经济经济的价格与硫酸盐的价格联系在一起。

提醒:请联系我时一定说明是从浚耀商务生活网上看到的!